《寻梦环游记》成今冬最好止痛药:皮克斯老旧的家庭套路,何以依然动人?-

段彤网络

关注技术前沿
尽在段彤博客
首页>> 全媒派 >>《寻梦环游记》成今冬最好止痛药:皮克斯老旧的家庭套路,何以依然动人?


猪皮哥是亡灵世界的“底层人口”,在生命的最后几分钟,他躺在杂物中间,请来向他借吉他的维克托许了最后一个愿望:为我唱首最喜欢的歌。一曲唱毕,猪皮哥消失了。维克托说:“他被活人世界忘了,我们这里叫终极灭亡”。



这个悲伤的片段来自最近大热的家庭向动画电影《寻梦环游记》,皮克斯继续熟稔地搭建了全新的世界观,虽然打着寻梦的旗号,但其实亲情才是主线。尽管套路毫无例外地是:冲突――找寻――觉醒――大团圆,却还是赚足了观众的眼泪。



毕竟,这个冬天太痛了,见惯了“伤口”的国内观众,着实需要一次“家人闲坐,灯火可亲”的精神按摩。本期全媒派(ID:quanmeipai)从套路出发,来看看皮克斯如何将家庭向电影打磨为观众心中的治愈按钮。

一个怎样的故事

关乎梦想,关乎家人,关乎生死


米格的音乐梦想与家庭的秩序传承之间有着天然的矛盾,叛逆的追梦过程中,他误打误撞闯入亡灵世界,经历了冲突和热血,见证了谎言和欺骗,才发现最宝贵的家人其实就在身边。故事本身三条明暗线索线交叉进行,在寻梦的主题之下,隐藏了更加深刻的叙事。


米格崇拜墨西哥最伟大的音乐家德拉库斯,信奉他的真理:“seize your moment”(抓住你的机会)。于是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完成自己的梦想,在误以为德拉库斯就是自己的曾曾爷爷之后就更加笃定。他躲避家人的追踪,与同样有求于他的维克托搭档,想尽办法展示自己的才华,终于一路“升级打怪”拿到一张进入上流圈层的入场券。



这个过程中他了解了亡灵世界的阶层秩序:这里的一切都与活人世界紧密联系在一起。那些在生前获得巨大名声的人,在亡灵世界依然处在荣耀的金字塔尖;而普通公民则以是否有人纪念为门槛,决定了他们是否能够进出“亡灵世界”;而那些不被纪念的无名之辈,则生活在亡灵世界的贫民窟,那里他们抱团取暖,却也见证彼此的存在和消失。和这个世界上流浪的无名者一样,他们正在等待一场“被遗忘”的宣判,以终极死亡的方式。


费孝通在《乡土中国》中提到过一个有趣的观点:因为记忆的差别,动物的一生就是一连串的此刻,是点状的,而人的一生是一连串的过去,是线状的。在《寻梦环游记》中,记忆是亡灵世界与活人世界的连接纽带,是一个人存活过的证据,或许那个亡灵世界从来不存在,它只是活在你的脑海中。


太奶奶COCO和父亲的记忆是第三条线索,虽然这个角色的戏份不重,但确为整部电影提供了逻辑合理性:维克托之所以拼劲全力也要逃出亡灵世界,是因为想去看看自己的女儿COCO;那首让德拉库斯成名的《请记住我》也是为COCO而作;她的对父亲的记忆则是维克托在亡灵世界继续存在的理由。


而她的记忆正在不断流逝,如果她在去世前把维克托忘了,那么无论是在活人世界还是在亡灵世界,父女二人都将永别。种种叙事逻辑之下安插的,其实是亲情和家庭的内核。


#视频:《寻梦环游记》预告片


想起昆德拉在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中写到:人的记忆是很脆弱的,它不断被削蚀、美化,最后可能完全偏离了事实该有的样子。因此活着的不安全感并不来自于压力,而来自于漂浮。生死之外,有另一种存在方式。


皮克斯的经典套路

冲突感/接近性/造梦手艺


这两年,皮克斯一直被吐槽“续作堆积、江郎才尽”,《寻梦环游记》票房、口碑双收的成绩让公众想起了皮克斯的全盛时代。其实,家庭元素使用一直是皮克斯的惯用手段,细加梳理会发现:在套路上,他们还真是real专一,但有趣的是,也确实奏效。


逻辑内嵌的冲突设置


家庭向动画的冲突感设置通常来说有两个方式:一个是诉诸外部,即家庭与事业、梦想的矛盾;二是诉诸自身,主人公的内心战争或者自我成长。但无论是哪种方式,一种很皮克斯的做法是用逻辑力把矛盾推向高潮,之后再达成和解。



比如在皮克斯堪称神作的《月神》中,祖孙三代在月亮上扫星星,因为他们的打扫,月亮才会有阴晴圆缺。爷爷和爸爸总是想让孩子按照他们的经验去工作,小到帽子怎么带,大到工具怎么用,可孩子却并不喜欢遵循。



直到一颗巨大的星星贴到了月亮上,爷爷和爸爸用自己的办法均无果,孩子用自己的锤子一敲,无数星星散落。那之后,祖孙三代人终于相互理解,各自用自己喜欢的工具打扫月亮。



再比如在《海底总动员》中,小丑鱼爸爸玛林和儿子尼莫简单幸福的生活着,可是爸爸做事常常畏首畏尾,是个胆小鬼,天不怕地不怕的尼莫有点看不起自己的爸爸。



在跟同伴们去水面玩耍的时候,尼莫竟然被渔网捞了起来,辗转被卖到一家牙医诊所。玛林对儿子的生死未卜感到十分的担忧,就算平时不能大胆行事,为了儿子也要勇敢豁出去了。经历重重困难,终于重逢。为了自己的孩子,每个爸爸都是英雄。



无论是代际差异还是孩子对于父辈的叛逆,都是生活中真实存在的矛盾点,在紧凑的剧情逻辑之下,这些矛盾也总是有因有果,但它们却又都有一把解锁的万能钥匙――爱。


日常化场景与接近性


家庭向动画之所以打动人,还在于它的故事往往就是我们日常经历的,人们不自觉的在角色中完成了一种情感投射。与其说人们是感动于故事,不如说是感动于自己被发觉的生活细节。



在获得了2016年的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的《鹬》中,刚刚破壳的小鹬要学会自己捕食就必须克服对海浪的恐惧,它多次失败,畏难不前,直到一次被海浪淹没的经历让它感受到,其实海水并没那么可怕。


#视频:动画视频短片《鹬》


开发了自己独特捕食技巧的小鹬兴奋地在海滩上跑来跑去,收集食物,在妈妈面前炫耀,而鹬妈妈则歪着头,看着海滩上狂喜的孩子。大概有过父母教骑自行车经历的人都会觉得心头一暖。原来,所有人都曾是那只小鹬。



除了重现现实生活中的场景,皮克斯动画中还非常懂得对“老梗”的再包装,比如《美食总动员》非常动人的结尾:曾经视美食为生命的科伯先生,因为对老鼠做的东西做了一次公平的评价,他的信誉和名声扫地,再也做不了美食评论家。



他曾是那样一丝不苟、洁癖、近乎苛刻的美食家,却因为老鼠雷米做的美食很像小时候妈妈做的饭而感动。那时候的他,还只是一个瘦弱的小男孩,被人欺负之后,总是哭着鼻子回家,妈妈总是做好饭,吃上一顿就治愈了心情。皮克斯动画非常善于描摹这种心理上的接近性。


现实之外的造梦精神


汪曾祺在散文里说:“美这种事情,多少要包含一点偶然”。再写实的动画片,也总有些童话的味道,那里的情感总是稀有的,经历总是传奇的,它搭建了一个庸常生活之外的伊甸园,却又没有天堂那么遥不可及。



《机器人总动员》中,机器人瓦力一个人孤独地在太空中清理垃圾,700年日复一日,陪伴他的只有一个小蟑螂,和只能播放1969年的歌舞片《你好多莉》的电视机,瓦力模仿者舞蹈动作,当主角相拥而吻的时候,它握住了自己的手,直到一天,一艘宇宙飞船送来了她的女神伊娃。



皮克斯的动画片告诉我们,打动人的不止是真实的生活,还有这庸常人间的英雄梦想。还记得《飞屋环游记》吗?老爷爷Carl与老奶奶Ellie小时候都是爱做探险梦的孩子,在一栋废弃的老屋里偶然相识。在Ellie手工精心制作的"My Adventure Book"上贴着一张“天堂瀑布”的图片,这也成为两人的梦想。



但从青梅竹马到柴米油盐,岁月匆匆,老奶奶去世后,留下一张卡片:感谢你陪我走过这一程,现在,开始你的冒险吧。为了完成两人的心愿,固执的老爷爷竟然用千万支气球将房子拉上了天空,开启了冒险之旅。



与其说是逃不过皮克斯家庭向动画电影的套路,不如说在生活的驯化面前,人们还是在有意保持自己柔软的一面。或许是因为,从出生开始,这世界先爱了我们,而我们不能不爱它。




×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们会一直保持!

扫码支持
请土豪扫码随意打赏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分享从这里开始,精彩与您同在

打赏作者
版权所有,转载注意明处:段彤博客 » 《寻梦环游记》成今冬最好止痛药:皮克斯老旧的家庭套路,何以依然动人?

发表评论

路人甲 表情
Ctrl+Enter快速提交

网友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