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不懂李鸿章,如今方知真中堂-

段彤网络

关注技术前沿
尽在段彤博客
首页>> 中外管理杂志 >>年少不懂李鸿章,如今方知真中堂


1896年,巴黎万国运动会。开幕典礼上,各国国旗伴着国歌顺次升起。


轮到中国时,却只要黄龙旗在一片沉寂之中慢慢升起,自始至终,没有音乐声,没有掌声,没有国歌。


过了一阵子,在场的一切人开端大笑。他们讪笑偌大的中国,居然连首国歌都没有。

在一片讪笑声中,年过七旬的老人拄着拐杖站起来,迈着步子走到黄龙旗下。他挺直腰板,神态决然,满怀深情唱着家乡小调《茉莉花》。

这个老人就是大清权臣李鸿章。历史书里,他是丧权辱国的罪人,是卖国求荣的权臣。

梁启超却说:“吾敬李鸿章之才,吾惜李鸿章之识,吾悲李鸿章之遇。”

明天,我们不读李鸿章,不知爱国为何物,更不会晓得,在历史洪荒中,一个微小的人负重奋力前行时需求多大的勇气。

1840年, 22岁的李鸿章站在皇榜下,他伸长脖子,盼望能从榜单上找到他的名字。可把榜单从头看到尾,也没有看到“李鸿章”三个字。

陪他一同来看榜的父亲摇着头:“走吧,跟我去见一团体。”


父亲带李鸿章见的人,是事先在京城声名日隆的曾国藩。


从此,李鸿章拜曾国藩为师,跟着他学习经世致用之学。

三年之后,李鸿章决心满满走进考场。


这一次,他一举考中进士,他被钦点进翰林院学习。


这一年,李鸿章25岁,成了大清三十年内会试考场上最年老的得中者。

从此之后,李鸿章仕途一路扶摇。从咸丰三年的正七品编修到咸丰八年的三品按察使衔候补道,不到五年的工夫,官升七级。

官场多风云,随处起波涛。做官太顺利,李鸿章处处遭到排斥,再想往上走一步,曾经是步履维艰。


1858年,35岁的李鸿章做了个困难的决议:辞去官职,到教师曾国藩门下当幕僚!

当官就好像行路,一步步走不难,难的是应对进退,难的是在路途段穷之际,朝天一跃,另起一段。


李鸿章深知持续走下去,只要绝路一条!不如换条路途,重新动身!

在曾府当幕僚,李鸿章跟曾国藩学习,学他如何带兵打仗,学他如何处置政务。这三年,李鸿章提高飞快。

曾国藩有个习气,和幕僚吃饭时,喜欢围坐着议论,讲学问经济,也讲为人处世。


每次陪曾国藩吃一顿饭,李鸿章都收获颇丰,他说:“和教师吃一顿饭,胜过上一回课。”

1861年,太平天国调集重兵猛扑上海。上海堕入重兵包围,危如累卵。


曾国藩派李鸿章前去镇守。李鸿章带领淮军抵达上海,先给军队撂下一句话:

“第一仗假如打不好,我们马上滚出上海!”

事先淮军9000人,太平军10万人,李鸿章不硬拼,只打巧仗。


他让人虚扎了好几个营盘,旌旗招展。太平军看到营盘就用火炮轰毁,几回上去,太平军的弹药就曾经耗费大半。

为鼓舞战士,李鸿章亲身督战。他拿把大刀,神情严肃地站在队伍最后面:“一会儿谁敢前进,我就先把谁砍了!”


淮军听到这话,个个拼命前冲。抵达上海的第一仗,李鸿章博得洁净美丽!

收到捷报的那一刻,曾国藩连夜上折,保举李鸿章接任江苏巡抚。


曾国藩能够本人都没有想到,他在把江苏交给李鸿章的同时,也把大清国的后几十年,都交给了他。

曾国藩画像


当了江苏巡抚后,李鸿章的仕途开端真正的“一飞冲天”。李鸿章的官位定律为两年一升,每隔两年,官升一级,一步登天。

1864年,41岁,李鸿章被赐封一等伯爵。

1866年,43岁,李鸿章剿捻有功,获赏黄马褂。

1868年,45岁,官升为太子太保衔、湖广总督;封疆大吏。

1870年,47岁,李鸿章调补直隶总督;是大清9位封疆大臣之首。

1873年,50岁,李鸿章正式补授武英殿大学士,正式成为全大清汉官之首。

在整个大清,汉人能把官做到极致的,也只要李鸿章一人。一言以蔽之,李鸿章把官做到顶了,比他官位高的人只要王爷和皇帝!

晚清,在与世界对赌国运中,东方国运往上,晚清国运往下。


为了援救中国,晚清权臣左宗棠、张之洞、曾国藩、李鸿章以一己之力为大清续命。


许多学者至今评价,如没有四大名臣,大清恐怕会早亡50年。

身为晚清重臣,李鸿章励精图治,事先的中国已摇摇欲坠,他在寒风中扶着这只大船,生怕这只大船随时漂浮。李鸿章给冤家书信中写道:

“变则新,不变则腐;变则活,不变则板。”

李鸿章第一“变”,是变中国之膂力,用武器弱小中国。

1865年,他亲身出马,托人去美国购置机器,延聘初级技师和工匠。在上海,成立了全东亚最大的兵工厂江南机器制造总局。

李鸿章第二“变”,变中国之脑力,为中国培育近代化人才。

他挑选各省聪明幼童,赴美留学。每年三十人,十五年后,顺次回国,报效祖国。


这些留先生都成大气,他们中有电报局长梁金荣,清华学校(清华大学前身)校长唐国安 ,交通大学开创人梁如浩,民国首任内阁总理唐绍仪,铁路工程师詹天佑。

可以说这些人,都是李鸿章的先生。

李鸿章第三“变”,变中国之实业。

我们可以看到一张头绪明晰的李鸿章实业清单:

1879年,中国第一条电报线;

1880年,中国第一个船坞――天津大沽船坞;

1881年,中国第一家近代化煤矿――开平矿局;

1882年,中国第一个海军基地;

1885年,中国第一所陆军军官学校――天津武备学堂;

1888年,中国第一支纯近代化舰队――北洋舰队;

而这些诸多的“中国第一个”,兴办者都是李鸿章!


至今,他兴办的轮船招商局仍然影响着中国,如今招商银行的前身就是晚清轮船招商局的子企业。

但是,封建的国度穿越千年尘埃,曾经接近她的起点。


她疲惫、衰老、风景不再,在古代文明前,她困顿尴尬,风雨欲来,大厦将倾,单靠李鸿章这样的权臣孤身支撑,又怎样可以支撑得住?


1881年,开平矿局建筑的中国第一条准轨铁路――唐胥铁路通车后,清直隶总督李鸿章率幕僚乘车视察。


1871年8月,当李鸿章用颤颤巍巍的手签下《中日修好条约》,从那天开端,他的后半生都在永不停歇地签约。

中国挨多少次打,李鸿章就签多少次约。

1895年3月20日午后2时半,73岁的李鸿章在随行官员的扶持下,拄着拐杖登下马关议和之地春帆楼。

还衰败座,李鸿章就先看到了日方在他座位边安顿了一只痰盂。


他拄的拐杖碰到空中“吭吭”有声,面色严肃地坐下,启齿就说:“首相大人,我还没老!”

会谈停止了四天,针锋相对,会谈僵持不下。

3月24日下午4点,第三轮会谈完毕,李鸿章走出春帆楼,乘轿车前往驿馆。


快到驿馆时,混乱的人群中忽然窜出个日本女子,朝他脸上就是一枪。李鸿章左颊中弹,血染官服,倒在血泊之中。

随从慌了神,哭成一片。可他醒来第一句话却是:

“慌什么,都不要哭,我死不了! 此血可以报国矣!”

他不准医生给他入手术,只让医生将伤口复杂缝合起来。


三天后,李鸿章头裹白纱布,又坐在会谈桌前。世界言论哗然,开端谴责日本。



言论压力下,伊藤博文自动提出增加赔款一亿两白银。

会谈最初一天,李鸿章已是疲惫不堪,在会谈桌上,我们看不到那个一人在上,万人在下的晚清权臣李鸿章,而是一个在菜市场买菜,还价讨价的孤单老人。

他与伊藤博文还价讨价:“再增加5000万,行不行?”

被伊藤博白话辞回绝。李鸿章又讨价:

“5000万两不行,再增加2000万总行吧?”

最初,无法的李鸿章甚至说:“无论如何再增加点儿,就作为老夫回国的旅费吧!”等到的还是回绝。

国弱呀,国弱,李鸿章放下了全部的尊严,只是为中国省一点银子。

大家只看到李鸿章的“卖国”,却不曾看到中堂大人的困难!

1895年4月17日,《马关条约》签署,73岁的李鸿章带着一身疲惫和那颗羞耻的砂弹启程回国,船分开日外乡地那一刻。李鸿章对身边人说 :

“老夫此生不再踏上日本疆土!”这屈辱,他真的受够了!

可中国那边呢,等候他的并不是了解和容纳,而是骂声一片,鄙夷一片。

他拄着拐杖,站在甲板上,抬头看着海水汹涌,好久,说不出一句话。


海风吹着他纸片普通消瘦的身体,略微用力,就能一下子把他吹到历史的尘埃里。

《马关条约》签约现场


李鸿章回国,朝野上下,骂声一片,官员同僚也开端孤立他。

而自始至终,他又做错了什么呢?他不过只是一个无法改动大局的棋子,只是一个73岁的快要进黄土的老人。虽然他说:

“青山尚且直如弦,人生孤立又何妨。谣言止于智者,尽其在我,何惧人言!”

但到了第二年,骂声一片的国际也待不下去了。1896年,74岁的李鸿章只好出国去躲谣言。他从俄国开端,相继拜访德国、英国、美国等多个欧美国度。

1896年,巴黎万国运动会。开幕典礼上,各国国旗伴着国歌顺次升起。


轮到中国时,却只要黄龙旗在一片沉寂之中慢慢升起,自始至终,没有音乐声,没有掌声,也没有人唱国歌。


过了一阵子,在场的一切人开端大笑。他们讪笑偌大的中国,居然连国歌都不晓得为何物。

在一片讪笑声中,年过七旬的老人拄着拐杖站起来,迈着步子走到黄龙旗下。他挺直腰板,神态决然,满怀深情地唱着家乡小调《茉莉花》。

在妄自菲薄的东方人面前,李鸿章历来没有不屈不挠,而是不时地保卫尊严。他失掉了东方人的尊重,东方人称他为“西方的俾斯麦”。

在德国,俾斯麦接见了李鸿章;

在英国,维多利亚女王给他颁发伯爵勋章;

在美国,前总统格兰特的夫人将总统的名贵手杖赠给李鸿章;

李鸿章出使国外


一年之后,李鸿章完毕周游欧洲之旅,登上回国的航船。


途经日本时,他乘坐的“华盛顿号”巨轮必需在横滨换另外一艘船才干前往中国。


而日本天皇和首相伊藤博文晓得李鸿章到来,希望可以行使内政礼节,早早等在岸边。随从对李鸿章说:

“中堂大人,我们要上岸换船。”李鸿章神色霎时暗沉上去,一言不发。


从《马关条约》签署,李鸿章誓死不再踏入日本疆土一步,这屈辱他铭刻于心。

他绝不上岸!最初随从只好在两艘轮船之间,架起一块木板,经过木板通往另一艘船。

在高高的轮船之间,一块狭隘的木板上,李鸿章,这个74岁的老人,白发苍苍,面容清癯。


他端正官帽,面容坚决,拄着拐杖、颤颤巍巍迈出步子,每一步都异常困难。也许风一吹,他就会掉入脚下波涛汹涌的大海。

上船之后,李鸿章并不停留一分钟,也不拜见日本天皇,在浩瀚的太平洋上立刻启程。


李鸿章是不幸的,也是自豪的!不幸是由于没有选择,内心却整整自豪了终身。



1896年,李鸿章与退休的英国首相威廉・格拉斯通并坐。

1901年,李鸿章生命的最初一年。

这年,他78岁,话越来越少,常一团体坐在有假山的院落,更多时分,他像一条刚上岸的鱼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初秋的一天,阅历过八国联军践踏的天津城,满目疮痍,一片残垣断壁。在已成废墟的直隶总督府前,七旬老人李鸿章彷徨好久。

忽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声泪俱下起来。

老去一身如渡海,五官无处不风云。

李鸿章油灯将枯,可是,又被派去和八国联军商榷议和之事。弱国无内政,哪里有商榷一说,不过是签字罢了。


可是偌大的中国,不派李鸿章去,又能派谁呢?

这一年,李鸿章和庆王爱新觉罗・奕?列席《辛丑条约》签字典礼,庆王作为事先中国的最高代表,按理说应该他来签字。


庆王正预备签字,老人说了一句:


“天下最难写的字,就是本人的名字。你当前的路还长,这卖国条约,还是让老臣来签吧。”

那年,李鸿章78岁,庆王63岁。

李鸿章接过庆王手中的笔,哆嗦将“李鸿章”三个字签成“肃”字的容貌,这三个字挤在一同,看上去既虚弱有力,又辛酸悲苦。


签完条约,李鸿章一阵猛烈咳嗽,吐血不止。


两个月后,李鸿章病情相持不下。

八国联军进京之后,慈禧和众大臣逃离京城,全大清可以主事的人也就只剩下一个病床上的李鸿章了。

1901年11月7日,李鸿章的病床前,几个俄国公使前来,逼迫他在俄占中国西南的条约上签字,此时的李鸿章已是油尽灯枯。


但俄国人态度蛮横,强迫他立刻签字。


签完字后,李鸿章大口大口吐血,一口吻没喘下去。

身边人大哭:“还有话要对中堂说,不能就这么走了!”


李鸿章瞪圆眼睛,身边的人对他说:“俄国人说了,中堂走了当前,绝不与中国为难!”


李鸿章两目炯炯不瞑,张着口似乎想说什么。身边的人又说:“未了之事,我辈可了,请公担心!”

听到这句话,李鸿章闭上眼睛。他死后,大清上下,哭声一片。


李鸿章签署《辛丑条约》


《华盛顿邮报》评价李鸿章说:他有数次将中国人从无知而招致的费事中解救出来,却每次都被咒骂、责备。

李鸿章的终身,他本人曾这样概括:


“予少年科第,壮年戎马,中年封疆,暮年洋务。一路扶摇,遭遇不为不幸。”

就仕途名位而言,李鸿章是侥幸的。


时危始识不世才,他抓住了时代提供应他的一切时机,平步青云九重霄。


但是,这时世的困难窘迫,既是他一切光彩的来处,也是他一切屈辱的源出。

李鸿章扶大厦之将倾,耗尽心血为迟暮之帝国,小有中兴却难逃历史激流。

时局惟艰,干戈未息。滔滔历史,每团体不过是九牛一毛,一切的对抗总是有力,一切的尊严,也不过是对本人的嘲弄。

假如第一次签字的人不是他,也许他不会背负那么多的骂名。


终身中,他颤颤巍巍签下30多个不对等的条约。他本人深知,从签字开端的那天,他就会背负一世骂名。

但历史就是这样,假如不是李鸿章,还会毫不留情地选择另外的一个“背锅侠”。

这是他的不幸,这也是适逢其时的每一个中国人的不幸。

双脚踏翻尘世浪,一肩担尽古今愁。李鸿章终身跨越了时代,却还得回过头,勉力扶着一个大国,困难地走两步,退一步,又要争取多走两步。

满腔都是血泪史,可叹无处著悲歌。关于时代来说,李鸿章很小,但这个时代巨浪里微小的人物,最终,让历史吐出了重重的叹息。

明天,我们不读李鸿章,便不知爱国为何物,更不会晓得,在历史洪荒中,一个微小的人负重奋力前行时,终究需求多大的勇气。


作者:牛皮明明

来源:听明明吹嘘皮(ID:niupimingming)



(点击图片理解概况)

26年,我们和您在一同!《中外管理》杂志2018年订阅好礼相送!(点图购置)


征询电话:张教师 13011864246 微信:zal304904871

(点击图片理解概况)


×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们会一直保持!

扫码支持
请土豪扫码随意打赏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分享从这里开始,精彩与您同在

打赏作者
版权所有,转载注意明处:段彤博客 » 年少不懂李鸿章,如今方知真中堂

发表评论

路人甲 表情
Ctrl+Enter快速提交

网友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