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来的王功权:目睹中国风投江湖20年,遗憾自己是个逃兵-

段彤网络

关注技术前沿
尽在段彤博客
首页>> 投资界 >>归来的王功权:目睹中国风投江湖20年,遗憾自己是个逃兵

导语: 


  在经历了一系列风波后,王功权回到商界再创业。从1998年进入风投领域,他见证了中国风投行业从萌芽到日趋成熟的发展过程。拥有近二十年风投经验的他,如何看待目前的创投界?


投资界微信:pedaily2012

整合清科集团十余年股权投资行业研究资源,用心传递业界资讯


“烧钱是陷阱 大规模数据造假让我诧异”


  记者:我们还是先从网易财经年会上说起,您说当时投资领域已经乱了阵脚,您为什么这么说?您看到的是乱在哪些方面?

  王功权:你们专门挑敏感的问题问,因为我是投资领域的,这样说投资领域会有很多人不太高兴。我是觉得, 说投资领域是泛指,整个的这一个时期里面,对私募股权投资这块,包括对证券投资这块,大家可能是由于整个市场这样极端的不稳定,或者是一种市场处于很变异的这样一种情况,大家所表现出来的这样的一种,很多方面的不确定性和恐慌,我认为这是存在的。这样的话,给我的感觉是乱了阵脚。

  记者:这种乱了阵脚表现在公司的高估值上吗?

  王功权:这肯定是一个方面,但不仅仅是这个方面吧,比如说由于资本市场情况不好,然后纷纷撤资,这是很多的 私募股权基金资金的来源上就出现了问题;创业公司大规模的数字做假,使这个投资领域也是不知如何面对;另外很多的项目, 稍稍靠谱一点就作价奇贵,使大家投也不是,不投也不是。至于说少数的胸有成竹的,战绩辉煌的,在这样一种情况,有自己独到的眼光,从容的风格,然后不管价格高低,都能做出很多很好,然后坚定地就去做自己的事情的这样的基金还是有的。但是总体看,感觉是阵脚有点乱。

  记者:您刚才说数据造假,其实这个在第一代的互联网创业者上就已经出现了,很多人说这是一个行业的惯例,您觉得呢,您怎么看这个问题?

  王功权:我不知道是怎么分出第一代、第二代的,我觉得怎么好像这代没完呢,这又出来?我会觉得造假不能够成为惯例,造假就是个造假,造假就是行业中所不允许的这样的东西,只不过就是大家可能有的严重一些,有的不严重一些,但是说所谓的惯例,就是这样大家做就理所当然,对不对?所以这不能用惯例这个词来描述这件事情,确切讲,就不能给造假留下这样的可通融或可,可以理解的这样的空间。 这个造假过去有,现在有,未来可能也还会有,但是这个,这么大规模的普遍的一些数字来造假,应该说还是挺令我诧异的。

  我原来曾经以为,过去传统的我们的这些本土起来的传统企业家,在传统产业的时候,大家过去可能有很多不规范的行为,那时候市场经济也没有完全成熟下来,我曾经寄希望于新的一代,特别是从海外留学回来的这一代,在开展新的经济,跟国际资本对接的过程中,他们能够超越过去的传统的这代企业家,也许他们会做得更加规范。但是呢,才觉得实际上是,在人类的进步是很难的,可能我们社会的一些风气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比较普遍的一个情况,所以在新的这样一个新经济的领域,一些创新的行业,包括从海外留学回来的这样一些留学生群体,他们在整个的进行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创新创业的过程中,常常是进行这样的数字做假,这还是令我非常的诧异的。

  我希望青年们能够不辜负我们这些老人的希望,我都尽量的在这方面努力的去避免,所以也希望我们业界能够更加秩序化一点。

  记者:还有另外一个问题,在过去一年到两年当中,大量资本进入到O2O的领域,随之而来就是大量的烧钱、补贴,但是在这个没有形成较大的市场优势的时候,可能这种补贴战还要再继续。在资本趋冷的时候,O2O公司是不是该换一种打法?如何还要继续烧钱,怎么烧出竞争壁垒?

  王功权:这是一个挺复杂的一个问题,因为实质上在有的特别涉及到互联网这方面的一些商业模式,有的商业模式,它是适合先投,大量的投入,然后获取客户,然后这个当客户的数量达到很大的量的时候,他会形成非常强势的,非常强,非常时效的这样的这种收费模式和商业模式。

  王功权: O2O实际上是到目前为止特别容易,让人们能够形成一种误会、误解的这样一种提法,实际上O2O这个提法本身不构成一个商业模式。也就是说如果是,因为从线上到线下,从线下到线上嘛,对不对。如果那样,那我从屋里到屋外,从屋外到屋里就能构成商业模式了,这显然是不够的。也就是说到O2O实际上是没有说完,是需要继续深入的来解析,到底是什么样的服务,什么样的平台,谁给谁服务,怎么收钱,然后需要这种服务能不能够保障,能不能够管理等等。服务的这种品质和所需要的服务之间的这种需求的档次,是不是能够匹配等等,涉及到这些方面的问题,把下面的问题都搞透了,才能知道哪些O2O是可行的,哪些O2O是不可行的,所以我就常说,仅仅说到O2O,就好像说我在做一个企业,你不知道我是可投资不可投资,你必须具体的说你是做什么样的企业才行。

   现在出现了一些O2O大量的烧钱的这种情况,我完全同意阎焱的那个说法,烧钱,大规模的烧钱是一个陷阱,是一个陷阱。那么人们都认为,只要是我大量的烧钱,我最后能形成庞大的客户群体,然后我最后形成事实上的一个最大的这样一个用户群,那么这样的话,我就构成了这种,构成了一个门槛。但是实际上到这儿还没完,就是我说,话还是没有说完,就一定是最后,你这个客户群体到底是提供什么样的服务,怎么收钱你知道吧。你不能说等我有了人多了什么事情都好办了,那不一定,那不一定。所以有的就可以烧,有的就不能烧。

  可以烧的,或者是准备去烧钱的,要特别特别的慎重,一定是今天你烧钱是明确的,但未来的收钱,一定收钱的方式,也是明确的,并且是现实可行的,你才能够最后,也就是你前面的烧钱,真正是变成是一个早期的一个,一种市场行为,一种扩展客户的行为,跟后面这种现实的收费是能够匹配起来的,这样的话态度进行这样的投入。

  我也注意到现在有的烧钱很多的,很大的这样的企业,对不对,然后拼命的去来收购别的,别人,要做什么地面物流等等等等这样子去来,来再组合自己的模式,那这都是比较,相对来说比较危险的。当然你说世界上有没有奇迹?也有奇迹诞生,但是从经商这个角度来说,一定是你花钱的时候,要明确的知道未来收钱是大体什么时候,是怎么个收法、收谁的钱、收什么钱,这些东西能够比较确定,你才可能前面大规模的烧钱。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你就烧钱,我先把人聚上来再说对不对?那不一定。
寒冬期准备缩水融资
  记者:再看一下美国过去五十年的风投发展趋势,它是一个有周期性变化的。在风投到周期顶峰的时候,可能会迎来一个大的并购潮,像中国现在很多O2O公司都被上市公司所接盘。您觉得像这些创业公司,他们要如何做准备,才能在大潮退去的时候不是在裸泳呢?

  王功权:对,我会觉得现在如果假如说,很多创业公司自己拿到了一部分钱,然后按照原来的策略在往前走,现在看顶在很高的价格上再融资的可能性很小,然后面临着进退两难的状态的话,我会觉得这个大家叫,放弃幻想、面对现实。中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,经济这种缓慢下行的态势一直会持续,政府把这个叫做新常态,对不对。那应该面对这样一个现实。

  我认为我们的经济上的存在的一些问题,逐渐的比较凸显出来,是从今年这次所谓的股灾开始,它所反应的问题是很深刻的,也是很复杂的。 那么这样的话,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之内,都是大家是要做好过冬的准备。所以我会觉得,像刚才说的这样的企业,在这样一种情况下,应该首先大家召开股东会,跟原来的投资人明确说好,大家要准备调整一下策略,调整,来控制这种用钱的这种节奏,必要的时候可能会需要进行缩水、融资,就是公司降价融资,跟自己的投资人也要做好这方面的沟通,使投资人,能获得投资人的理解。

  因为在整个的低谷状态的时候,创业公司在很火爆的时候,进行了高价融资,在低谷状态的时候进行缩水融资,就把价格往回降,然后可能调整一下原来投资者的利益格局,比如原来人家投了很多钱,占只有10%,那你干脆就给调回来,比如占20%或者30%,使原来的投资者能够,你在进行降价融资的时候,投资者的利益不至于损失太多。然后在这样一种情况下,创业者应该考虑企业能够活下去,向前走才是第一位的,在这个时候就要在自己的利益上,自己的利益空间上要准备割出更多的利益,去来给在困难的情况下的投资者,这样的话使自己在这个利益空间,能够大家共享,能够分享。

  如果这时候还死盯在自己的利益不动,然后顶在这样的价格不动,非要去讲本来已经很难讲下去的故事的话,那这样很可能会把自己,自己和自己的企业毁掉,所以我会觉得就是面对现实,计算好自己的现金流,然后冷静的考虑今天企业应该怎么去来调整,然后和股东协调好这样的事情,准备过冬,准备缩水融资,准备重新调整各自的利益体系、利益结构,然后过好,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,我觉得这可能是很多这样的企业需要马上面对的事情。
“我为见证行业成长为感动 遗憾自己是逃兵”
  记者:您1995年的时候,第一次到硅谷接触到风投行业,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,北京也可能跟当时硅谷差不多了,这二十多年来,您觉得这个行业对您的触动最大的是什么,您觉得看到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

  王功权:这么多年在这个行业中,那我当然很感慨,这么多年很少人来问我这个问题,确实很感慨。因为我在接触这个领域的时候,当时我们国家在这方面还仅仅是萌芽状态,差不多除了IDG那么几个人在做这方面的事情之外,整体上大家对这个风险投资这个领域,进而对私募股权这个领域还不是特别熟悉。

  那个时候我们要向出资者,还要向被投资的企业来解释,什么是风险投资,未来我们投完了之后要走一个什么样的道路,现在这些解释都不用了。应该说经过这么多年,这方面的整个的产业、行业的一个启蒙、扫盲这样的过程已经基本完成了。

  实际上这样的一个市场教育过程,产业教育过程是一个不断进展的过程,但是现在基本上大家都已经不像当初拓荒的时候那么难,现在这已经成为大家的一个共识,近二十年来,在推动中国新的经济发展,包括特别是像这个互联网经济的发展,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,也把一批民营企业,青年的企业家推向了国际资本市场的舞台,使他们获得了历练,中国出现了一批能够在国际上去进行竞争的,或者获得国际资本认可的,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去来进行运行的这样的一批企业和企业家诞生,实际上都得益于风险投资这样一种投资模式。

  在中国这样的路实际上还很长,我感慨的是就是说,我很有幸,比较早介入了这样的领域,然后又眼看着这样一个行业逐渐的成熟和成长,虽然现在还遇到很多的问题,然后确实这样的一种模式给中国经济、中国新经济、中国青年们能够既有大量的这种成功的案例,同时也推动了这方面的发展,自己想起来还是挺高兴的。 但遗憾的就是,我是这个领域的一个逃兵,后来自己到年岁大的时候,就从这个领域逐渐的退出来了。但是回望过去,不管是对个人还是这个行业,还都是挺感动的,既感动自己,也感动于这个行业的成长,挺高兴的,也很自豪。
“我最希望拥有但并不具备的才华太多了”
  记者:最后一个问题是,您是企业家,是投资人,还是现在是创业者。您觉得您有没有非常想拥有,但是并不具备的才能和才华?

  王功权:呵呵,我非常想拥有但不具备的才华太多了,太多了。我最希望的是自己书法好,但是呢,我一直几次都是把这些东西都买好了,然后像模像样的把墨也弄好了,笔也买了一大堆,都是挺不错的,然后练两天就练不下去了,没有坚持下来。我第一希望自己拥有的是书法好,用心运气,然后在那儿这样去写,对不对,把笔往那一撂,转身一走,别人说哇,对吧,立刻就震到。

  我希望自己的古琴能弹得好,因为在中国历史上,古琴是很多男士都基本上知识性的男士都应该是必备的,但是我这个手呢有点病,手指关节有点僵硬,所以这是让我很遗憾的,家里古琴老是放在那里,有的时候去弹几个零零星星的单调的悠长的声音,在黑夜里,有的时候会有点特别的感慨,但是我希望自己的古琴能好。

  还有呢,我希望自己会画画儿,我们家里兄弟姐妹五个画家,而且有几个还挺著名的,所以呢,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我又不能谈投资,他们在一起都谈画画儿,所以有时候会希望自己画画儿,哎呀,希望自己拥有的才华而没有拥有的,太多了。但是人生是有限的,时间是有限的。
“我从来不接受万通六君子这个说法”
  记者:万通六君子很多都在出了自传,您什么时候也考虑出一本?

  王功权: 首先我从来不接受万通六君子这个说法,我的标准说法是万通六兄弟,当君子好难好累,而且大家也很难在今天做成令人真的敬重的君子,对不对?大家有不同的缺点,有不同的问题,我都叫万通六兄弟。

  王功权:我现在还没有想这个事儿,没有啊,我觉得何德何能,我没有想好,你写个自传总是要200年之后还有人看吧,要没有人看,你写个自传有什么意义呢?所以我没有这种把握和勇气,我写的东西会不会200年之后,甚至更长的时间还会有人存留这本书,还会有人销售这本书,还会有人看这本书。所以没有这样的感觉和把握,我就先不写了吧,是这样。

  记者:刚才您一说到万通六兄弟的时候,好像想到了很多?

  王功权:对,,一下子思绪会想得很远很远,因为我们几个兄弟在一起合作的历史很长了,很远了,有很多时光,我们都是在一起渡过的,然后也是我们青春年华最好的时间。而且现在大家互相之间还有很多的互相的关照和帮助。虽然我后来在IDG我的伙伴们也很好,

  在鼎晖我跟同事们相处也都是蛮愉快的,现在也很怀念,对。但是也许万通六兄弟的这种共同携手合作的过程,正好是赶在我的青春年华最好的时段吧。



(文章来源:网易财经)

更多创业投资资讯,请关注

投资界官方微信

微信号:pedaily2012 


×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们会一直保持!

扫码支持
请土豪扫码随意打赏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分享从这里开始,精彩与您同在

打赏作者
版权所有,转载注意明处:段彤博客 » 归来的王功权:目睹中国风投江湖20年,遗憾自己是个逃兵

发表评论

路人甲 表情
Ctrl+Enter快速提交

网友评论(0)